小时候感觉奢侈品离我们很遥远,但长大后慢慢发现自己的工资可以支付一个名牌包,一顿饭钱就能买轻奢。作为身份和品位的象征,奢侈品引得年轻人和时代弄潮儿趋之若鹜。“奢侈品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商品本身,它背后的品牌故事、身份象征、社交属性才是受追捧的原因。” 冇叔(Uncle Mall)的联合创始人丁矜说道。

作为一家集线上线下奢侈品销售平台,冇叔汇集了全球数百家奢侈品品牌在上海富人聚集的古北区打造了第一家奢侈品潮牌集合店。在高岛屋门口就能看到几只代表着冇叔的猫头鹰形象,这家面向年轻群体诞生在互联网时代的奢侈品平台,如何在中国打造高端销售品牌?

“用户真正的痛点奢侈品品牌大量的市场投放,并不是精准流量,也没有办法给到奢侈品真正的用户最美丽的价格。” 丁矜说道,在此之前他与郑畅在一家奢侈品电商平台工作,但他们很快发现了线上销售奢侈品的局限性。“在线上做高客单价商品是一个伪命题,它的获客成本没有真正开发掉。在奢侈品行业,其实线下获客的成本远远要比线上要来得更低,因为奢侈品需要近距离体验,需要专业的时尚顾问来提供专业的服务,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丁矜介绍,Uncle Mall 概念的产生其实是非常偶然的。最初产生 Uncle Mall 这个模糊的框架是源于曾经的数次大型特卖活动,这些活动让商家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了一家正常店铺一年的营业额。于是他们想到是否能够创造出一种奢侈品的销售模式,让消费者既觉得有趣又得到性价比。于是,他们抱着上述的想法和中信泰富携手举办了一场奢侈品的 VIP 回馈快闪活动,取得了很理想的结果。得到验证之后,丁矜和郑畅决定在从线下切入奢侈品行业。

国内不乏有奢侈品品牌的专营店,但都独立且价格昂贵。拿到优惠的价格,是冇叔的第一步,丁矜介绍他们采用的平行贸易的方式,通过多年的资源积累,顺利把商品从国外的品牌的起源地引进到中国市场,使它的价格可以做到跟欧洲的整个专柜价基本持平。早期 Uncle Mall 看似是一种自发的,自由的,随意的组合,采取奢侈品活动的方式,结合线下美陈的手段,以奢侈品快闪的模式在 各大主流商场巡回发售。

奢侈品牌的快闪店不同于专柜的精致整齐,反而有种特价大卖场的氛围,这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更多买家的注意。Uncle Mall 通过快闪店的形式积累了一部分粉丝,也逐步确定了自己的 IP 形象,一个眉毛出挑,眼睛半眯的猫头鹰。“猫头鹰的特点是什么?它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快速的反应力,快速有效锁定猎物,如同我们团队对时尚的发掘和运营的能力。” 丁矜说,IP 形象确定之后,便是将这一形象深入目标消费者群体中去。

25 岁到 45 岁之间,对生活品质有一定追求,追求个性标签化并有一定虚荣心的人,是 Uncle Mall 的 “猎物”。丁矜介绍,未来的冇叔整体设计会更偏年轻化,更加的潮酷。“我们会根据年轻人日常的行为习惯、消费场景里,做大量的联名合作,比如街头滑板等潮玩属性的运动,ip 剧的植入等等”

目前 Uncle Mall 同时有线上线下平台,线下在上海拥有三家店铺,线上有自己的小程序商城,同时也会联合潮流品牌开设快闪活动, 丁矜介绍,线上线下担任的角色的不同,线上主要通过社交电商引流,通过邀请好友获得返利的方式积累用户,用户在线上选中商品之后可以到线下商店进行体验,或者直接线上购买。Uncle Mall 也有自己的会员制度,成为会员制之后可以定期获得优惠券和上新产品推荐。“大部分顾客都会选择来店里消费,奢侈品大部分需要近距离体验,听导购的搭配建议,品牌故事是比较重要的。” 丁矜讲道。截止目前, Uncle Mall 在线上拥有会员超过五万,出售商品的 sku 超过 6000 种。

Uncle Mall 占据了在高岛屋一楼非常显眼的位置,店面大约一百平米,店中的品类从奢侈品包包,衣服、鞋子、首饰到家居用品、生活装饰品一应俱全,透露着奢华的气息,不同与专柜的品牌单一物品稀少,Uncle Mall 的店里保留了快闪店的大卖场风格,物品间摆放整齐紧密,汇集了全球数十家从轻奢到重奢的品牌。随着国潮的来势汹汹,Uncle Mall 也开始着手打造自己的潮牌服饰,目前已经出品了帽子、T 恤、帆布包等等。

提及 Uncle Mall 未来的规划,丁矜说,打造一个高端销售平台品牌需要时间的积累。“我们想打造一个价格美丽的高端生活方式的平台。顾客在这边可以挑选到他们喜欢的性价比高的商品,逐步的他们会去做口碑传播,未来他们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小 B 端,跟我们一起去服务更大体量的 C 端。到了那个阶段,我们 Uncle Mall 就是一个成熟的自有品牌。”